永利娱乐场咨王道下拉
13348961329
返回

朱永新:普惠與優質并重,強制普惠違背契約精神和公平原則

人民政協網北京3月2日電(記者 呂?。?016年新修訂的《民辦教育促進法》規定,義務教育階段不得設立營利性民辦學校。

    

這一“禁令”使得民間資本開始尋求新的投資方向,學前教育成為資本突圍的首選之地。


然而,去年出臺的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》再一次把部分民間資本拒之門外:民辦園一律不準單獨或作為一部分資產打包上市;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營利性幼兒園,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營利性幼兒園資產。


 “一道又一道的‘禁令’讓民間資本進入教育領域困難重重,民辦教育舉辦者的積極性大受打擊?!?全國政協副秘書長、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表示。


事情并沒有就此結束。


在2018年11月15日發布的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》進一步強調了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%,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(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在園幼兒數占在園幼兒總數的比例)達到80%左右這個指標要求后,一些地方開始進行民辦幼兒園關停和轉設工作。深圳市為了完成新型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占比達到 80%以上的目標,將340多所社會組織或個人承辦的政府產權幼兒園全部收回,轉為新型公辦園,并且承辦方應積極配合,任何人不得阻撓。最近,陸續又有其他地區采取同樣的舉措,以提高普惠園的比例,這引發了大量爭議并成為輿論熱點。


“民辦幼兒園也是公共服務的提供者,在政府補助扶持力度到位的情況下,引導民辦園朝著普惠性方向發展,這一政策方向是對的,但是,強制要求民辦園轉為普惠園,違背契約精神和公平原則,容易引發更多社會問題?!?朱永新直言。


在朱永新看來,85%的毛入園率遠遠超過《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(2010-2020年)》中提出的學前三年毛入園率2020年達到70%的目標,目標過高?!跋衷詰難敖逃試叢齔ず艽笠徊糠質峭ü鐘杏錐襖┤萑〉玫?,越往后增長難度越大。截至2017年,全國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為70.6%,在短短三年內,要實現近10個百分點的突破極其困難?!?/span>


同時,根據2017年數據,我國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僅占普惠性幼兒園的26.5%,而民辦幼兒園占我國幼兒園總量的55.9%,可見民辦幼兒園辦普惠的比例不高,大部分都靠市場生存。在民辦園轉型為普惠性幼兒園的過程中,各地普惠性幼兒園認定政策、補貼和扶持政策都有不同,民辦園舉辦者的政策預期不明,獲得感不強。再加上一些地方認定過程較長,財政扶持力度較弱,使得一些民辦園舉辦者不愿轉普惠性。


“應盡快扭轉政策導向?!敝煊佬氯銜?,對學前教育發展目標的表述不能一刀切,應本著“保底線、?;盡鋇腦蛺岢鱸際閱勘?,讓各地基于實際制定各自的具體目標。各級教育主管部門應把對《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》的落實,界定為“努力發展以優質公平為導向的學前教育”為政策目標,在?!爸省鋇那疤嵯倫齙獎!傲俊?,合理、有序的增加公辦園的數量,為民辦園的改革留下空間,防止公進民退。


“同時,應科學核算普惠園辦園的成本,制定合理、有效、支撐優質發展的財政補貼辦法,充分調動民辦園舉辦者的積極性?!痹謚煊佬驢蠢?,成本核算應該包括幼兒園辦園定位、設計裝修品質、課程開發成本、玩教具教材質量等方面,尤其是要關注課程體系開發、教師系統培訓、高標準運營管理等隱形綜合成本,在此基礎上制定合理的財政補貼標準,并根據幼兒園的辦學水平制定相應的獎勵辦法。


“民間力量、資源在學前教育資源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,民間力量的進入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補充,而已經是一個不可抗拒的趨勢。我們應該給民辦園選擇自己發展路徑的權力,實現普惠與優質并重的發展目標?!敝煊佬鹵硎?。

相關資訊